主页 > G再生活 >Google说到做到:大学YouTuber课程上什幺?副教授 >

Google说到做到:大学YouTuber课程上什幺?副教授

Google说到做到:大学YouTuber课程上什幺?副教授世新大学 YouTube 课程现场,左一为世新大学广播电视电影学系副教授江亦瑄,左二为 YouTube。

自 Google 年初宣布智慧台湾计画,提到将与世新和政大合作开设 YouTuber 创作者课程培养人才。课程已进行了 18 週,在学期尾声 INSIDE 访问到世新大学广播电视电影学系副教授及 YouTube 大中华区策略合作伙伴协理林映岚 Isabel Lin,来和我们分享网路影音和传媒相关学门传统激荡出的火花。

教育观察:传统媒体碰上网路

世新大学广播电视电影学系副教授江奕瑄表示,儘管网路影音影响力愈来愈大,其实现在大众传播相关学系还是走传统路线,培养的技能与理论也是以电视、电影出发,而且 YouTuber 需要的职能涉及商业营运、财务、行销等领域,如果单纯想提升经营网路影音技能,参与跨领域学程会比进入广电科系来得实用。

「从前几年开始,电视台职缺也变少。」然而广电出身做网路媒体却是少数,要不是进入公司或剧组,就是乾脆转行。江亦瑄推荐对传统大众媒体有兴趣者念广电系,另一方面看到影视产业剧烈的变迁,她也认为学校课程的架构渐渐不符时代需求,或许由业界需求来规划学程,而老师的角色则变为教学设计师,是因应产业变化最好的解方。

江亦瑄点出网路影音和电视电影最大的差别在于长度,以及非常重视目标受众。过去学生拍摄的影片作品会公开播映或放上网,不过来看的观众大多还是亲友。

世新近年也试图在新的环境中找机会,比如广电系与 OTT 影音平台学产合作,播送学生製作的短戏剧或非戏剧作品。本次更与 YouTube 合作开课,找来台湾吧分享经营平到需要的前期企划、跨领域知识等,其他部分也会配合线上影片和 YouTuber 校友分享经验。

站在教育者的立场,江亦瑄会尽量带学生认识知识型、社会公益型的 YouTuber,她认为在萎缩的就业空间下当 YouTuber 更像一种创业,而以知识或社会理念为主题,「让年轻人比较知道为什幺要当 YouTuber」,更有机会透过 YouTube 的国际资源向国外接触。

既然 YouTuber 像创业,能留下来的创作者自然不多,江亦瑄分享,在学校课程要求学生经营 YouTube 频道,作业结束后十组里面只有一两组会继续下去。

教师规划课程,YouTube 提供资源

林映岚表示,校园 YouTube 课程是与老师共同规划,YouTube 再以业师的角色透过面对面交流及实作,提供基础 YouTube 频道经营知识,并协助安排讲者及案例带来观念与启发,比如在 YouTube 成功的十种方法、YouTube 后台数据导读的概念教学。林映岚举例「续看率就是个容易弄不清楚的指标,藉由了解观众看到几分钟,就能推测出观众爱长影片还是短影片,进而调整策略。」她认为,从广电相关科系出发,YouTube 把网路影音知识带进校园,「过去印象是要够活泼才能成为创作者,不过剪辑、企划、经纪等,其实都是有需求的。」这些人才不一定在镜头上,也许也能走进新生态圈的幕后。

校园之外:工作坊和研习营涵盖完整生态

除了与学校合作开课,YouTube 还有举办教师研习营和创作者工作坊,都是创作人才培养计画的一部分。

考量到 YouTube 无法走遍全台大专院校,林映岚把教师研习比喻为种子,让教师可以将网路影音的新知识带回校园开枝散叶。她也观察到,其实老师也怕自己对 YouTube 的了解不如学生就要上场教学,因此积极参加研习。在和传统媒体学界交流过程中,林映岚也观察到传媒的製作架构相当值得借镜,比如棚内、外景各种不同类型的影片拍法和行话,都是在互动过程中第一次碰到。

对创作者方面,YouTube 会举办工作坊鼓励创作者彼此交流、提供国外案例给创作者参考等。林映岚举例,比如商业工作坊就会传授一些商务知识,「包含财务、法务,很多创作者没有太多社会经验。」像不少创作者没有聘请经纪人,YouTube 也会请业界经纪人来讲解艺人管理、签订合约的基本观念。

另外 YouTube 也会介绍 MCN 资源给创作者,告诉他们有拍摄、版权、音乐、经纪等各种类型的 MCN,配合创作者在不同阶段会需要不同的协助。林映岚观察 2004 年蔡阿嘎破百万订阅之后,直到 2016 年才出现下一位百万订阅创作者,「在 2017 年之前很安静。」不过情况到了去年开始热闹起来,出现 7 位破百万的创作者,到了今年总共 15 人。YouTube 也针对这些大型创作者不少生涯规划建议,甚至达到一定规模也可以自己建立 MCN ,而 YouTube 也会给 MCN 教育训练,让他们投入更多资源在创作者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