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人 >每一个孩子都有独属的美丽天赋 >

每一个孩子都有独属的美丽天赋

每一个孩子都有独属的美丽天赋
Photo:Jérémy Lelièvre, CC Licensed.

职业无贵贱

二○一五年十月《联合报》报导指出,全世界排名第七的富裕国家丹麦,拥有与众不同的「反菁英教育」:其教育主事者认为,与其培养一%的菁英,不如重视九九%的群体。

在「群体教育」的目标之下,丹麦教育重视「参与」,而不是把其他人踩在脚下的「争胜」概念,因此,课堂教的是九九%学生可以吸收的知识,而非针对一%的天才设计高难度题目,以确保「一个学生也不放弃」。

然而,多年前,推动这种教育之际,丹麦国内也曾有人担心缺乏培育菁英的制度,将减少丹麦的竞争力。

事实证明,丹麦人的「反菁英教育」,在各领域培养出的杰出人才,并不少于其他国家,甚至在很多领域居于领先地位。

职业结构应该是「正金字塔」

其实,任何一个国家、社会或公司,从真正的职业结构需求来看,都应该是「正金字塔」结构,也就是基础、中阶的技术人力占大部分,做为社会运作的坚实基础。

然而,现今的高等教育,却呈现一种头重脚轻的「倒金字塔」结构,每一个科系都被冠上「管理」的帽子,却没有人愿意做「被管理」的工作。

高职生努力升大学,到美其名的科技大学就读,由于错误的评鉴制度,又引进一大堆空有学历、没有实做经验的学术教授,于是老师不从实务着手,反而要学生研究一大堆没有必要的理论学说。

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眼高手低,在学校学不到实务,只学到理论,出了社会、进了企业,在管理人才供过于求的情况下,只好把大学生当中学生用、研究生当大学生用、博士生当硕士生用。

或者我应该说,大部分的企业(如:我所认识的饭店、餐饮业),根本就不敢用博士。

有了这幺多的高学历人才,我们反而看到,许多年轻学生因为人生实务经验不够成熟,欠缺技术、人格、文化、社交等元素,而这些却都是学校无法提供、也学不到的重要社会能力。

形塑有能力与自信的社会公民

其实,我得在这里指出,「社会金字塔」本身也是值得批评的过时观念。因为在文明社会,一个大学教授的薪水,未必一定要比一个高级技师高,只不过是各人发挥所长,在不同领域贡献社会而已。

如果我们贯彻职业本无贵贱,那幺不论是领袖或庶民,都必须拥有人文素养、品格教养,这样当然不会有谁在上、谁居下、谁垫底的评判,如此才有可能形塑出有能力、有自信的社会公民。

当然,随着时代改变,青年人的自觉也开始萌芽,近来就看到愈来愈多学生,开始大胆挑战自己;他们即使学业成绩优秀,仍选择自己喜欢的科系,放弃传统第一志愿。但这些发自学生本身的自觉,在广大的学生群中,仍属凤毛麟角,而且许多想大胆选择不同道路的学生,仍然必须面对家长的压力。

父母不放手,小孩不放胆

在传统狭隘的「菁英」观念影响下,很少父母期待子女平凡但不平庸,即使职位卑微,但人生富含意义;更缺乏愿意大胆放手,让孩子发掘天赋、找到自信动力的家长。

我认为,家长的观念一定要改变,不再坚持「读书第一」、「栋梁观念」。

只要我们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独属的美丽天赋,就能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扮演引导者、鼓励者的角色,因为孩子们只有找到天赋,才会找到自信;只要我们仍沿用成绩至上的评比,有些孩子便永远是输家。

二○○八年,美国第一夫人密雪儿.欧巴马(Michelle Obama),在总统就职舞会上所穿的白色雪纺纱礼服,就是来自台湾的吴季刚(Jason Wu)一针一线所缝製,这位年轻人也因此一夕成名,二○一○年,他还拿下全美时装设计师协会最佳新秀女装设计师奖,至今仍每年都推出令时尚界惊豔的新作。

在这些傲人的经历背后,其实是一位母亲对自己孩子天分的不放弃。

吴季刚在年仅五岁时,就立志当服装设计师,常要家人带他去婚纱街看婚纱;上小学后,也常带着芭比娃娃上学,研究芭比娃娃的衣裳为何如此精緻,却因此惹来老师异样的眼光。他的母亲「自然」成为老师召见的对象,希望吴季刚能好好念书、放下芭比娃娃,将来才能成材。

别让父母成为扼杀孩子天赋的头号杀手

所幸吴季刚的母亲陈美云女士,没有就此硬逼他念书,不然今日的时尚界就少了一位天才。她在小季刚被台湾的教育体制、传统价值排斥时,毅然决然带他远赴美国和加拿大拜师学艺,成就了名扬纽约、巴黎、米兰时装週的Jason Wu。

当然,不是每位父母都有能力带小孩离开台湾;但是,每个家长都有能力,也有责任,看出孩子的天赋何在。不爱念书的孩子,如果不被鼓励找到其他才能,就会渐渐失去自信,在样样比不过别人之下,最后只好被迫相信自己与生俱来就是输家。

身为家长的我们,如果对教育有任何不满,在指责别人之前,能不能先回头想想,这些问题有没有可能也是我们一手造成的?

我常看到,为人父母以爱之名,一片「我都是为你好」的苦心,却无意间成为孩子成长最大的绊脚石。因此我不得不说,醒醒吧!诸位家长,如果观念不变,我们其实就是扼杀孩子天赋的头号杀手,我们自己就是教育改革的最大阻力!

摘自《教育应该不一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