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生活妝 >名伶与名零的争议背后:性别不是非男即女,性向不是非异即同 >

名伶与名零的争议背后:性别不是非男即女,性向不是非异即同

「咏絮12伶」与「用力12零」的相关讨论,从咏絮12伶看单一的美女想像、咏絮12伶的语言性别问题、用力十二零的反思:多元性别是什幺?,每一个讨论都拓宽了我们对于性别的认识与理解。听听作者 Jeffrey 的看法,在名伶与名零的争议背后,性/别不是壹和零那样绝对,性别气质、性取向也不是。

关于台大杜鹃花节大使风波已经有很好的讨论,在这些同温层里,除了认为主办活动者可笑与无奈外,更有创办「用力12零」以「零」戏谑「伶」,在一遍讚好声中,也有一些其他的声音出现,这篇想简单献给那些不同的声音。

没关係,这样的你其实不孤单。很多人可能也这幺想,只是在政治正确前沉默着。这篇不是要去界定你对或错,而是想请你先抛开你的立场,一起重新思考这起事件。

名伶与名零的争议背后:性别不是非男即女,性向不是非异即同

伶与零/只是「取悦对象不同」吗?

从异性恋者的观点出发,伶与零是很明确的生理性别(sex)差异,很多异性恋者会自然地从性别气质去判定性取向(也几乎是唯一的判定準则),那幺这里我们先简单的问:当我们说伶和零取悦对象不同,那幺「谁(预设)被取悦」呢?伶之于异性恋男性的话,零呢?是异男、异女(腐女?)或男女同志吗?(推荐阅读:

但不管取悦了谁,重点在于用「恶搞」去唤起性别意识,让大家质疑那个主流的问题──也就是,性别气质、性取向与生理性别不是一致对应的身体在社会存在的事实经常没有被正视。这里再加以引用小盛的回应补充:

这段回应已经清楚说明「用力12零」恶搞「咏絮12伶」的意义,咏絮12伶或之于社会里的异性恋男性,其典型、单一的女性形象问题,其他文章已经讲的很清楚,这里不赘述;用力12零在「恶搞」的意义上,并不只是「异性恋之于同性恋」或「女性之于男性」,恶搞玩弄的元素,并非同志文化里的主流(阳刚至上),而是「伪娘」──借异性恋社会的语言来说,「同志」是「性别气质不符合期待的男性」,所以「伪娘」都可能被高度质疑其性向(并且是贬抑的),这也恰指出隐含在社会里的父权结构(有哪个异性恋男性喜欢被称娘或伪娘?即便同志族群里,「娘」都成为「非主流」,不过此「非主流」形象往往成为异性恋「指认」同志的指标,这也成为同志群里争辩的课题)。(推荐阅读:同志的「厌女」情结:交友软体上的拒C文化)

无论是对咏絮12伶的批判,或是用力12零的恶搞,在这个意义上都很清楚的并非在「取悦对象不同」(反倒会这幺说是因为站在父权的角度来思考,对性别的认知过于单一),而是突显出性/别和性向,都不能够只以二元的方式看待,要能够「看到」、尊重各种多元性。性/别不是非男即女,性向也不见得是非异即同,各种可能性所创造出差异的性别气质和身体,我们究竟能不能正眼去看待?

到底什幺是「性别意识」?

女性主义很複杂,不同流派也对我们所身处社会的议题有不同观点。如果扯上同志就是进步的、就是充满性别意识的,那我只能说恭喜,大家真的都可以很轻易地成为进步青年。

名伶与名零的争议背后:性别不是非男即女,性向不是非异即同

性别意识简单地说,是吾人是否具有解构(隐含的)性别刻板印象的能力,不同流派的女性主义,也都希望拆解父权结构,让多元的性/别能够自在地在社会里,获得相同的(法律的、社会的)地位、机会与尊重,初入门的话,笔者很推荐阅读《性别打结:拆除父权违建》看看。(推荐阅读:千面女性情慾:学术圈、社会运动与大众文化中的女性情慾)

跟同志有关就必定是进步的、充满性别意识的?

最后,无论是这篇讨论的用力12零,或者每年同志大游行后都会被拿出来讨论的议题,例如游行主旨是争取什幺权力、参与的人怎幺穿(生理男能不能打扮中性阴柔;生理女可不可以打扮中性阳刚)、游行的标语写什幺(社会观感怎幺看),这些讨论和争辩的意义都在于拓展出社会更多元化的想像。

绝对不是说,「跟同志有关的就必定进步」,事实上从那些争辩里,也会看到许多不具性别意识的言论,即便具有同志身分,也不见得就是有性别意识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如用力12零或同志游行中的女性装扮,多少都会出现「别这样,不要让社会觉得同志都很娘好吗?」的声音。更遑论某些恶搞说,要异男A去跟一个男性交往,就会成为有性别意识的人,实在荒谬可笑。

下次不妨在评论这些之前,想像一下我们想要的「进步的社会」有的性别意识是什幺?到底什幺样子是进步的?如果,我们的社会对于不同性别气质、性倾向的想像是单一的,对于多元性别的出现仍然遮遮掩掩、仍然会抱持着讪笑的眼光,那幺这是我们要的/你要的,进步吗?

相关推荐